潘沈涵:世赛中国队的“两最”选手

来源:世赛中国 发布日期:2017-10-12 11:40

鲜花美丽而摇曳多姿,花香更是沁人心脾。花艺就是这样一种结合了自然美和艺术美的让人赏心悦目的项目。记者第一次看到第44届世界技能大赛花艺项目选手潘沈涵的名字时,脑海中立刻浮现出一位美丽典雅散发淡淡香气的女子形象。“喂,您好!”“您好”。电话里一个温润的男青年的声音让记者愣了几秒钟,“请问您是潘沈涵?”“对,我是。”在随后的采访中,潘沈涵带给了记者一个又一个惊喜。

2017年9月8日,潘沈涵和另外两位世赛选手受邀来《职业》杂志社参观交流,远远走来的三人中有一位高个子格外突出,这位1999年出生,身高1.91米的小伙子就是潘沈涵。潘沈涵无意间创造了第44届世界技能大赛中国队的“两个最”:身材最高,年龄最小。

歪打正着走上花艺之路

潘沈涵出生于上海,小时候的愿望是成为一名建筑设计师,到上海同济大学学习建筑。

“当时为什么选择学习花艺?”记者问道。“我有三个没想到。第一个没想到是来到中专学习。第二个没想到就是进了中专我就当上了班长。第三个没想到是会参加这么多比赛。班主任推荐我去参加比赛,我当时想,自己对花艺这个项目挺感兴趣的。虽然学建筑的愿望泡汤了,但是花艺这个项目也是和设计相近的,也需要美术功底,我觉得挺好,就参加了。没想到后来越来越感兴趣。初中时我报了美术班,考到这所学校后,我学习的专业是园林设计,都是和美术有关系的。”在潘沈涵看来,一切都如此巧合,但看似巧合,又像是冥冥之中的安排。

潘沈涵2015年进入上海市城市建设工程学校(上海市园林学校)学习。“刚来的时候我以为花艺就是插插花而已,其实并不是,花艺和插花不一样。我们是搭建一个架构,然后花是呼应这个架构的。中国人所说的插花是传统的、有意境的插花,我们的项目是偏向西方花艺,这是我没想到的,来到学校后,我学到了很多。”

比赛第一名专业户

2016年年初,潘沈涵被学校选中参加了花艺项目集训班,经过严格考核和个人努力,成功进入了7人组成的上海集训队,但是最后只有3人能够代表上海征战全国选拔赛。为此,举行了一次淘汰赛,作品需要完全由自己设计制作完成。

“为了能够更好地进行比赛,我特意去了一个很有名的花店学习,在这个与世界花艺潮流完全接轨的花店里当了一回店员,整理花材,在专业技师的指导下制作架构,学习不同的鲜花搭配与制作手法,沉浸在花的世界里。在这段时间里,我学到了很多,慢慢形成了自己的插花风格。”比赛那天,他按照自己的构想,凭借着稳定的发挥,脱颖而出,成为了上海代表队的一员,进入到全国选拔赛。

为了备战全国选拔赛,潘沈涵准备了一个暑假。在一年中最热的季节里,每天早上8点半开始训练,晚上到10点钟。手接触到不明液体造成脱皮、被刀割伤、被刺扎伤等,都是训练中最稀松平常的场景。

2017年8月13~14日,第44届世界技能大赛全国选拔赛在上海举行。比赛是两个整天,五个项目。“早上来到比赛工位,先检查工具,违规的工具不能带进去。第一个项目是做螺旋花束,下午两个项目是做一个花包,第三个项目做一个花环。第二天上午,是做婚礼新娘捧花。最后一个项目是神秘箱,针对世赛的主题架构花艺,主题为‘阿布扎比我来了’。当时我做了一个月亮,上面一个帆船,很契合阿联酋的月亮船。”他在比赛中展示了精湛的插花技艺,完美的作品呈现令其他选手刮目相看,得到了各地区评委的一致认可。

“平时就是控制时间拼命练习。新娘捧花也是死练,第一次做新娘捧花需要3天,后面大概练了10遍,两个半小时就能完成,这就是一个熟练的过程。比赛结束后第二天公布名次,我当时是一号工位,第一个公布成绩,后面没有一个成绩超过我,最终得了第一。”

“当时20个人选10个人,二比一的淘汰率,来自全国各地的选手,看谁都很厉害,拿了第一名我感觉像做梦一样。赛场上,别的选手杂念比较多,我是没有什么杂念,第一次参加全国大赛,初生牛犊不怕虎,我想,只要做好自己的就行了。当做完第五个作品的时候还出去逛了一圈,自己预测谁能晋级,把我觉得好的八个记下来,最后全在前十名里面,我看作品还算比较准。”潘沈涵笑言。

“花艺评分30%的主观分,70%的客观分,评委看色彩、构成、创意等等。主观分因人而异,你的作品要让人感到美感。每个老师的审美不一样,如果所有老师都觉得好,你就脱颖而出了。”

十进五淘汰赛在湖北武汉举行。通过3天的激烈比拼,最终潘沈涵以总分第一的成绩进入全国五强。一个寒假后他又进入了第二阶段的更高强度的训练。五进二淘汰赛,拼的就是谁发挥最稳定,五位选手都拼尽全力。最后他以良好的心态和稳定的发挥,在二十进十、十进五、五进二、二进一选拔赛中,以始终保持第一的好成绩,拿到了一张宝贵的阿布扎比世界技能大赛花艺项目入场券。

好心态成就好成绩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潘沈涵是52个参加第44届世界技能大赛选手中年龄最小的。“我的心理老师跟我说,年龄小,没有顾虑,反而能把比赛做得更好,所以取得这样的成绩,可能就是因为我没有杂念。我的老师告诉我比赛的时候不要想着比赛结果,就想着完成一个作品,下一步是什么。心中没有杂念就能比好,就能没有失误地完成比赛。”

“世界技能大赛花艺项目我国是第一次参加。15年我国拿到4块金牌,今年要超越上一届,所以压力肯定是有的。在调整心态上,我可能跟别人不一样,压力来了,当天就得释放掉,如果堆积到后面,越来越不舒服。比如,我会打篮球、玩游戏,和别人聊天,把我的集训情况告诉另外一个人分享一下,跟爸爸妈妈和朋友发发牢骚等。”

“感觉过一段时间,上了一个层次,上了一个瓶颈期,但是到后面,你又看到了更好的作品,学到了更好的技能,然后再突破瓶颈期,如此循环往复,永无止境。”

记者问:“一路走来,你和其他选手的关系怎样?”他说:“世界技能大赛带给我最大的收获之一就是收获了真挚的友谊,认识了来自五湖四海的花艺人才,和队友们一起成长。虽然比赛时是对手,但我并没有把他们当做对手,而是把他们当成同行和好朋友,他们也把我当小弟看。以后踏入社会,我还要和他们继续保持沟通交流。老师说,我们以后就是中国花艺新一代。”

潘沈涵给其他参赛选手提了一些好的建议:“把平时训练当比赛,把比赛当训练。别给自己太大的压力,因为老师已经给你足够的压力,不要想着我必须要拿一块金牌。白天训练,晚上减压。”

伴随着中国国力的增强和参赛观念的转变,世界技能大赛中国选手的培养和选拔也选择了更为人性化的备赛机制而非举国体制,对参赛选手也给予了更多的关怀,致力于培养具有良好心理素质、社会适应能力和健全人格的青年技能人才。“亚洲人通常擅长应试和封闭式训练,训练强度比国外高出二三十倍。比如,韩国选手早上5点起床,晚上训练到凌晨1点,只睡4个小时,我就觉得我好幸福。韩国获得100多块奖牌,90多块金牌,世界排名第一。他们所有项目在一起训练,军事化管理,封闭训练,选手没有人身自由。把一个人关太久放出去比赛,难免会紧张,重复练习也非常枯燥。而中国到处都有集训基地。”

展望第44届世界技能大赛

距离世界技能大赛还有几周的时间。“世赛10个项目是不公布的,连评分标准都不知道,而且每年都不一样。这次花艺项目主题出来了:风、沙、水、阳光,围绕四个主题设计作品,只能就这个准备,再借鉴以前比过的项目。”

谈到各国选手之前的差异,潘沈涵说:“欧美选手感觉很好,他们对色彩有天生的感觉,不像应试教育和机械练习,他们临场发挥能力比亚洲人好。我们有个项目叫神秘箱,比赛时候送过来什么都有可能,马桶、水杯、可乐瓶、毛笔、电风扇,所有的东西用花艺的手法装饰,需要临场发挥能力和创造性。今年一共有4个神秘箱,固定的项目只有3个,新娘捧花、螺旋花束和架构花艺。对于已确定的项目亚洲人有把握,不确定的项目亚洲人就缺乏一些应变能力,这个是我们需要提高的地方。”

提到世赛最后冲刺阶段的时间安排,潘沈涵摸了摸头,面露微笑顽皮地说:“比赛前剩下的时间我就按照我的节奏,慢慢来,绝对不能急。早上8点到晚上6点吃完饭,晚上回来理理思路。明天回到上海休息一下,看看新出来的电影蜘蛛侠,然后再投入训练。”

花艺是一种精神追求

生活中的潘沈涵开朗阳光,童心未泯,心态良好,充满自信。他每个月更新一次的微信头像萌翻人,现在是一个可爱的做着各种搞怪姿势的小恐龙,书包上一个月换一个新奇的小挂件。

别看他年龄小,但是长得高;别看他长得高,而且长得帅;别看他长得帅,却偏偏要拼才华。

这个花怎么上,下一个花怎么上,花艺选手对美的感悟和直觉很重要。“先天的因素只占一点点,看你的启蒙老师能不能把你的天赋激发出来。艺术和美的感觉后天也会培养很多,参加这个项目我自己也有变化。没参加这个项目之前,我的穿着打扮很随意,现在穿着和审美都有变化,抓住两个字‘简约’,我做花艺追求的境界就是‘极简’”。

无论是比赛,还是生命本身,过程比结果更重要。“有些作品因为高,需要站着完成,新娘捧花制作过程很细致,需要坐着,坐着才能定下心,去享受比赛的过程。”“几百种工具,斜口钳、花艺刀、削化刀、切花刀、电钻、锯子锯木头,花艺其实牵涉到很多,木工、珠宝、人体花饰、铁艺、色彩,经常感到学无止境。”潘沈涵说。

“我希望自己能成为世界著名的花艺师。我的偶像是世界上最有名的花艺大师——‘架构花艺之父’葛雷欧,架构花艺试管是他发明的,我崇拜他身上展现出的花艺精神和大师风范。”

花艺就是这样一种精神,一种对美的表达和传递,一种对艺术的创新和探索,一种对自然和人类的关怀和爱。“开花艺店不一定能赚钱,如果我要开店,就只想做好一家,要做出品质,传播美好,让大家在这样的氛围中感受美、鉴赏美和创造美。”

潘沈涵良好的心态和自我调节能力、享受比赛过程的观念、独立的思辨能力、阳光的性格,都展现出了超越年龄的人生智慧,无论在第44届世界技能大赛上取得怎样的成绩,他已经成为了把握自己命运的赢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