奖牌背后的隐形翅膀——记站在第43届世界技能大赛选手身后的指导老师们

来源:技能中国 发布日期:2015-09-25 12:19

奖牌背后的隐形翅膀——记站在第43届世界技能大赛选手身后的指导老师们

教师节前夕,当第43届世界技能大赛的32名选手荣归故里,当选手的宣传照不断出现在媒体上的时候,这些选手更加感恩一路陪伴他们成长的专家、教练和老师们。

“在我们32名参赛选手的背后,都有一个隐形的翅膀。”一名选手告诉记者,这个隐形的翅膀就是陪伴他们走过集训和比赛的专家、教练和老师们。

一块凝聚着血和泪的铜牌

“在第43届世界技能大赛中,陈碧华的成绩与冠军只相差一分。”北京市工贸技师学院轻工分院副院长王剑白告诉记者,时装技术项目获得的这块铜牌不仅含金量很高,而且分量也很重。

“陈碧华的技术专家、指导老师李宁绝对为陈碧华夺牌立下汗马功劳。”王建白说,李宁老师是带着一个教师的职业忠诚,陪伴陈碧华走向世界舞台的。

“技术方面的权威自不必说,仅是去年那次艰难的经历和抉择,就让我们全校师生感动。”王建白告诉记者,正当李宁全身心投入选手集训的时候,自己的爱人突然被诊断为癌症晚期。

“去年,李宁老师的爱人去世了。”王建白说,忍受着失去爱人的悲痛,李宁一直坚持把选手陈碧华送到巴西,送上领奖台。

“我们没有任何经验可循,也没有任何案例可以学习借鉴。”北京市工贸技师学院党委书记方卫国说,就是在比赛前夕,世界技能组织还几易比赛规则。可以说,时装技术作为第一次参加世界技能大赛的项目,没有这些技术指导老师和专家的默默付出,我们是不可能取得这样好的成绩的。

从铜牌到银牌的跨越

在第42届世界技能大赛,他站在铜牌的领奖台;在第43届世界技能大赛,他让自己的徒弟站到了银牌的领奖台。他,就是43届世界技能大赛媒体印刷技术项目选手张淑萍的技术指导老师王东东。

2013年,在德国第42届世界技能大赛颁奖晚会上,王东东为中国队领得了一枚铜牌。回到上海出版印刷高等专科学校,王东东留校任教,学校破格给予他中级职称的待遇。

从学生到老师,从老师到教练,当学校把指导第43届世界技能大赛选手张淑萍的教鞭交到王东东手里的时候,王东东把自己的比赛经验进行了全面的梳理。从颜色控制到现场清洁,从现场发挥到心理调节,王东东手把手地传授技艺,亲力亲为地操作示范。

王东东告诉记者,那时候,每天早晨8点半,他就要带着张淑萍乘坐学校大巴,穿过黄浦江隧道,抵达位于浦东新区张杨北路的上海烟草包装印刷有限公司,换上统一的劳动服装,打卡考勤。8小时后,清洁完机器,他们再乘坐校车返回位于浦西的学校。

“就像飞行员一样,要有训练时间的积累,才能独立飞行。”王东东说,印刷高技能人才必须要有相当大的操作量,才可以独立上机。

8月16日,当王东东获知张淑萍获得了银牌他的脸上绽放出幸福的笑容。

“立下军令状保铜争银”

日本选手是电气装置项目的强手。在比赛前,第43届世界技能大赛电气装置项目选手惠希奇的教练刘进峰和曾幸给他定下了目标:超越日本选手,夺取奖牌。

8月16日,刘进峰和曾幸老师如愿以偿,惠希奇大胜日本选手,为中国队夺得了一块银牌。

“这一年多,我们教练员和队员吃住在基地,几乎没有休息。忙的时候,在工作室里打地铺也是常有的事!”盐城技师学院科技处处长、教练组组长刘进峰说。

“我们是立下军令状的,我们的目标就是保铜争银。”刘进峰说。

王春阳老师介绍说,基地墙上的两张表格基本上概括了一年来的生活。一张表格是第43届世界技能大赛电气装置项目中国集训队作息时间表,另一张是“体能训练、晚间辅导安排表”。

每天早上6:30到7:20,教练组都要严格执行预定体能训练计划。一段时间下来,惠希奇的体能大有改善。400米标准体育场,一口气跑个一二十圈。

在工作台上训练时,惠希奇两只手臂、两条小腿各缚着两公斤重的沙袋,腰上还得绑着一个8公斤重的沙袋。训练强度上去了,教练们又开始担心惠希奇的营养问题,于是,鸡汤、肉骨头汤之类的加餐经常送进工作间。

出征前,惠希奇的不仅体能增强了,体重也增加了5公斤。

“这5公斤可都是好肉,不是肥肉。你看看,小惠体形多好!”刘进峰笑眯眯地指着惠希奇说。在世界技能大赛比赛间隙,中国选手谭伟创正在与指导老师交流。()